文山小说 - 网游小说 -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在线阅读 - 第两千八百六十三章 此乃……子辰

第两千八百六十三章 此乃……子辰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您脚下呢,尊上。”这只庞然大物出现在了萧炎的面前,令得萧炎身躯也是微微一震,四周黑暗,完全没办法看清它的身躯有多么的庞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在另一侧,更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蛇头,吞吐着蛇形,菱形的兽眼盯着萧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唤我来此,有何事?”萧炎眉头一皱,这种生物他还是第一次见到,没办法看清这庞然大物的真实模样,这一龟一蛇,看起来挺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尊上您还有好些许记忆没有恢复,不过无碍,尊上前世交付于我,需要传你虚灵决的功法和斗技,如今您来了,我便完成最后的使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虚灵决?”萧炎微微一惊,它说的虚灵决应该便是子辰虚灵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您创下的子辰虚灵决,您前世交给我,让我等待您的转世前来,让我授你徐虚灵决的功法和斗技。”真武再度说道,声音不知是从龟上传出,还是从蛇头传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吗,那就有劳前辈了。”萧炎点点头,也是不再废话,从焚决到如今的子辰虚灵决,功法上给予萧炎只能算是基本够用,但萧炎也并没有发现子辰虚灵决有什么极其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看来,乃是尊上留了一手,或者是这个时刻,才是学习子辰虚灵决如何真正使用的最佳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尊上,顺便说一句,您前面几位转世都失败了。”真武缓缓的说道,萧炎微微一愣,按道理不应该会如此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难么?”萧炎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尊上您自己创造的,难不难吾等自是不知。”真武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试试吧……”萧炎撇了撇嘴,再难也得试试,这是尊上留下的造化,萧炎可不想错过,至少现在萧炎很需要一些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外面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暴左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嗡!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任何的预兆,萧炎只感觉轰鸣一声,周遭场景猛然变幻,萧炎惊异无比,因为萧炎知晓,这里是幻境,而且需要异常强大的灵魂之力,也就是说这真武拥有着萧炎无法想象的强大灵魂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天空一片阴沉,厚重的云层严严实实,没有丝毫的缝隙,那般模样,一眼望去,感觉天地一色,仿佛连在一起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阴鹫的天空之下,是一片苍茫的大地,皆是灰暗之色,似乎没有任何的生机,微风吹过,地面上的枯草也是化作了飞灰,地面干枯没有任何的水分,龟裂开来的大地皆是巨大的裂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在萧炎伫立的远处站立着一道身影,毫无疑问,那是尊上的身影,不过这个面庞,不似萧炎之前看到的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更像是……在记忆里看到的尊上……他真正的名字叫顾众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顾众生……”萧炎不自觉的喃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来吧,我带你领悟何为子辰……何为虚灵……”身影微微一笑,注视着萧炎,缓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炎缓缓的走近顾众生的身旁,顾众生看着萧炎,这是一个时代的交错,四目相对的时候,他们仿佛都在看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顾众生先前缓慢的走着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炎。”萧炎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的名字,很简单。”顾众生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始吧……希望你能明悟……”顾众生说道,说完之后他的身影逐渐消散。、

        萧炎缓缓的抬起头,看向了周遭,一眼望去,依旧是一片荒凉,在视线的尽头,萧炎看到了很多石碑,而看见石碑的一瞬,萧炎整人的身体一震!

        “墓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瞬,萧炎完全愣住了,一步也迈不出去,因为墓碑上的一个个名字,几乎如同针刺一般狠狠的插入了萧炎的心脏!

        第一个名字……是萧炎父亲的名字……萧战!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萧炎声音沙哑,眼瞳颤栗,为何这个名字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清沐儿……啸战……南尔明……风暴……紫影……龙世天……净无尘……甄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墓碑上,雕刻着的名字令萧炎心神颤栗,这是他此时此刻都不敢去思考的,更令萧炎无法接受的是,他的父亲也在墓碑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炎沉默了……许久许久……以至于不知道多少时间,这一刻,萧炎终于爆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墓碑响彻着萧炎的嚎啕大哭,哭声悠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乃人情,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逃离,这是人的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炎再强大,也是他没办法逃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画面再转……萧炎来到了斗气大陆,这里依然是萧族,他依然是族长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个时代里,没有斗气,萧炎身为族长之子,没有实力的攀比,一切变得和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世很幸运,熏儿还在萧炎的身旁,他们没有意外的结成连理,很快有了孩子,萧炎带着熏儿游历山川,看山是山,看海是海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自己的孩儿长大成家,萧炎逐渐老去,也看着自己的父亲逐渐老去……然后逝世,萧炎很痛苦……但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衰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到了暮年,世界很安静……没有喧哗,没有争斗,这一世很平凡……但萧炎很满足很满足,因为爱他的人,他爱的人都在他的身旁,一直陪伴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发苍苍的萧炎挽着银发的熏儿,他们走到了最后,床榻之上,萧炎完成了对熏儿的告别,熏儿走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转眼来到了九十岁……萧炎坐在藤椅之上,面目苍老,脸庞之上沟壑丛生,缓缓的抬起头,他的眼中散发着精光,这一刻,他在回顾自己的这一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回顾这一生所有的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一刻……萧炎站起身,那一瞬他白发褪去,变成了黑发,在他的面前,熏儿也是出现,他们都曾翩翩少年,他们都曾年轻……他们相拥……他们逝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乃……子辰……此乃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 生死亦是如此……看过清晨的美,亦知黄昏的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曾有一祖明悟此道,雨生于天,死于地,中间的过程,便是它的人生,此乃子辰。”